作者:Geticer

本文基于现实事件改编而来,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也请勿对号入座。

本文中的所有人名均为化名。

音符标记为在阅读该段时的BGM。

第一章:The Galaxy


♪ C418 – Clark

从前,有一个人,在此我们称他为邢辰,在沙滩上,堆了一个沙堡。他向他周围的人宣传:“我堆了一个小沙堡!”

我那时经常去沙滩,当时我恰好看到了他的作品,我认为这个作品有很大的改进空间(比如造的更大更细致更美观等)

于是我和他一起花了约一年时间改造这个沙堡,在这段时间里他找来了几位朋友,

其中有一位女孩,她给这个沙堡雕了一个很好看的花,然后她默默的离开了;

后来,他找来了一位记者,对这个作品进行一番宣传,后来也不了了之;

再后来,另一个男孩给这个沙堡堆了一些附属建筑,也逐渐的不再参与建设;

我认为他这时很高调,想要将自己的作品公布全世界。


有一次,因为我搭错了一块砖,导致了整个沙堡坍塌,最终我们还是重新建立起来了;

在早期,我拿不定主意,我不知道要造什么样的沙堡,但是在建造过程中,我逐渐找到了我想要建造的风格;

我的父母不认同我堆沙堡,他们认为我只是在浪费时间,她说:“又不是有偿的,为什么要帮他干活?他的沙堡就让他自己堆就行了!”,我回答:“我帮他搭建这个沙堡纯粹是我的一个兴趣,我在这个过程中学到了很多。”,他们到现在可能还不解;


♪ C418 – Mutation

春风吹醒了花儿,到处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而现在,谁都不愿意再往这个沙堡上增加细节了。

可能是因为那时人们都懒吧。

而且,现在这个大沙堡再过半年就会崩塌(因为没多少人维持这个沙堡的形状了)。

但是没人知道我们建造了一个沙堡,即使是有媒体宣传。

我曾经也想过建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城堡,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现在这个沙堡已经开始有一点点的知名度了,但还是不够。

以及,在我们堆砌这个沙堡的过程中,一直都有“”在捣乱(每次都是在它捣乱完之后才发现的),我们到现在才在这座沙堡的周围用鹅卵石做了一个“城墙”。


♪ C418 – Clark

后来那个“城墙”被击溃了,但周围找不到鹅卵石(或者任何石头),于是就先不管了。

盛夏的一天中午,火辣辣的太阳毫不留情地烤着大地上的一切。

现在那位“一直在趁我们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捣乱”的家伙正面出面了。自称“舆情监督者”,捣乱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另一个建沙堡者’发生过的事情重现”,所以“不得不采取行动”。

我问:“你(们)啥时候才会罢休?”

说:

“你问对你们的打击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首先,你们永远都不准说你们的沙堡是你们自己建造的,

然后向这片海滩上的所有人道歉

然后老老实实的做你的沙堡,不要再给虚假宣传,招摇撞骗。

在你们做完这些之后,才会考虑我是否放你们一马。”

然后向沙滩里的其他人道歉:“对你们造成的影响深表歉意!”

“我只想呵呵。”

一位看客站在我们的角度“反击”了说:“这样都是为了帮助他们认清现实,脚踏实地,他们长大了就会知道了。”

然后,在我们的旁边建立起了另一座小一点的沙堡。它们建立这个沙堡的目的是什么?是出于“讽刺”我们的目的?还是其他原因?我看不透。

他们建立他们自己的沙堡的过程中,我发现我们的沙堡开始变得有点“不稳定”(因为他们疑似在偷我们的沙子),但是都能快速修好的。

也在这之后,邢辰越来越内向,逐渐变得封闭。


♪ C418 – Key

【数据删除】


另一个围观者过来了,他对我们说:“到底也只是沙堡,再坚固,一踢就都碎了,何必耗费那么多心思?”

我对他说:我们很喜欢建造的过程呀~


♪ C418 – Beginning

冬天来了。沙堡变成了“雪堡”,雪越下越大,越下越多,最后沙堡被雪埋住了。我们的心也和这雪堡差不多。

冬至春来,沙堡上的雪化了。我发现沙堡无故出现裂纹,我就用周围的沙子补上了。

在这期间,有几个其他的建筑团队与我们寻求合作,我们都拒绝了。

也在同期,又有几位新成员加入了我们。


后来邢辰说他在画一张新的图纸,但在快要画出来的时候,他却说图纸“没了”。


我记得她曾经说过,我有病,她也有病,什么病?神经病啊。要不然拿圆规自残。只是因为我的神经病从而导致了现在的局面。从来没有给一个人这么多,也从来没让一个人告诉我这么多

2016年11月1日


♪ C418 – Sweden

夏天,在我的印象里是清晨晶亮的露珠和夜晚繁多的星星。

后来,这个沙堡看起来像是“荒废”了,上面有点坑坑洼洼的,但大致的样子还在。

邢辰和他的另一个朋友(这里我们就先叫他“OddFox”)开始“维护”这个沙堡。

邢辰将整个沙堡挖出来,然后OddFox把它移动到了另一片沙滩上,并对这个沙堡进行了“小修小补”等等维护。

至此,沙堡“维护”的差不多了,邢辰就给自己能想起来的朋友写了一封信:

尊敬的 [看到信的人]

您好,

您之所以会收到这封信,是因为您曾经对我们的沙堡做出某种程度上的贡献。我们暂且把您确立为“我们”的一员。这封信件不针对任何人,任何符合上述条件的人都会收到这封信。

首先我们想告知您一条好消息。在我和我的朋友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即将完成对沙堡的维护工作。

截至目前,我发出去的信已有一打有余,但是仅有很少的人对此回应。我们希望看到我们共同努力,但是,我更想知道您真实的想法。如果您愿意继续留在团队当中,请多多回来看看沙堡,并在您可能有空的时候参与其中。

如果您对我们失去了兴趣/并不在乎了,那也请您和我们说明情况,我们尊重每一个决定,但也请您尊重我们的努力。相信我们的明天会更好(或许吧)

如要退出,请回信,不辞而别是不好的。

当然了,我们更希望您与我们在一起。

此致

邢辰

己亥年春末

依旧,仅有很少的人对此回应。


一天下午。

OddFox在沙堡的城墙上留下了一个纸条。上书:

已经没人关心了。


本人因为个人原因暂时离开团队。

写完后,他一跃而下。


What can l do?

I need you.

Do not forget me.

2015年9月26日


再一次,邢辰给自己的朋友们写了另一封信:

[看到信的人]

你好!

首先呢,感谢你们的陪伴。今年是我们的沙堡建设的第三年。这三年里,我领略了很多事情。有团队成员的离开,也有朋友的陪伴。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遭受了沉重的打击,自从去年遭受攻击后,就没有消停过,(包括最近),仍有不怀好意的人对我们发起攻击。这些事情大多由我和[我的名字]处理的。但是,我尽我的全力也无法挽回。

今天对以下几点提出要求,同时寻求建议。

一,活跃度问题

作为学生,空闲时间少是事实,我深有体会。但是我希望您能够有一丝时间关注我们。

二,分工合作问题

下一步我们将进行成员分工,以自愿为主。具体分工有待商议,同时决定沙堡的后续规划。

三,团队凝聚力

现在面临的是我们的“关键时期”。我们需要团结一心,才能应对困难。所以,请务必保持关注。


另外,凭我一人的努力是不够的。但是,如果说可以的话,我希望每个人能参与建设中,让这个沙堡更坚固。

最后,请大家务必团结一致。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

邢辰

己亥年夏初

我相信他们已经看完了这封信。


♪ AK / Direct – Sleepless Nights

黄昏,是夕阳拉下夜幕的一刻,不知为何,似乎总会给予人一种落寞的感觉。

邢辰坐在城墙下,很悲伤(又有点抑郁),他现在认为他的“团队”里的人都离开了他,“朋友离开我、家人关系不和睦、追不到‘小姐姐’,我还能做什么?”他埋怨着,并计划铲除掉这个沙堡。

我正好听到了,于是我坐在他的旁边,聆听着他的“埋怨”。他说“我累了,我无能为力”。

从他的话中,我得知了他陷入了这样一种循环:

因为他没有朋友,所以他抑郁,又因为他抑郁,所以别人不会靠近他,他就不会有新朋友。

也同时在他的话中听到了他的人缘不算差。

我开始劝导他,问了他一个问题:“你希望打破这个循环吗?”

他畏首畏尾的说:“想,但……”,然后他开始说:他曾经给在布告版上写了一个“小广告”,上书“我还有朋友吗”,但只有几个朋友回应,以及其他的“他认为他没有朋友”的例子。

在听完之后,我知道他的“循环”的源头了:他不主动。他希望别人来找他,而不是自己主动找别人。比如如果他希望能有人陪他看电影,他更偏好于使用被动的方式来找人。


我接近的边缘。

活着,有意义吗?

自己的错误,就真的,没办法改正了吗?

我的妈妈离开我走了。

哪怕被利用,我也愿意。

哪怕付出全部,也愿意。

把我这个【数据删除】的打死吧。

给我次机会,我一定会乖的。

2016年11月19日


♪ lildeath – hopeless.

翌日。

邢辰 宣布“解散团队”。

所有人都惊讶到了。

我们正想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以及他这样做之后我们何去何从,邢辰 却默默的离开了沙滩。

我在沙滩周围转了两圈,也没找到他。

我害怕他往大海的方向走去。


终究

2019年6月8日 09:43


♪ StrawberryPapa – 睡不着

后天。

在我路过布告板时,我注意到了一段话:

一个人并不可怜,可怜的是都自己一个人了还觉得自己可怜

我相信这是邢辰写的。

之后(直到傍晚),我依旧在找他。


♪ Jeff Williams / Casey Lee Williams – Home

第四天。

有点想他,但更多的是担心。


现在没了,我却一无所有。

2019年6月8日 09:32


晚上。

我躺在自己的床上,思考着:

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晚安,世界。


找到原因,慢慢来,会好的。如果我们是真正的同学或朋友,请点赞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帮助我走出困境其他人随意。真的,原因怎么找?怎么办?我需要帮助告诉我怎么做我已疯不想看到她这样

2016年10月20日


分享久石譲/Skrillex/Friends的单曲《Epic Tribute Medley》

已过去了一周。

这是我的错吗?

这一周里,我都在思考着“为什么我们解散”的原因。

我不知道啊!

我不知道。

我看不透。

我只知道可能是他的抑郁导致他选择了这一步。

这时,邢辰的一位朋友找到了我,他告诉我邢辰得到了火星的居住证,另外前往火星的飞船最快将于明年发射。

这时,我明白了:我无法挽回这一切。这是他的选择,我无法干涉。


♪ 4分33秒

大约两周后。

我,拿着铲子,准备将这个沙堡,打回原形。


第一点五章:Inside the galaxy

CMA – You’re Not Alone

每一小段都是独立的小星球。


只有黑暗。无尽的黑暗。

说好的,星星呢。

我只想做小行星塞德娜的守护

孤独冷僻地运转着

孤独,孤独,孤独


祝您春节快乐! 新年钟声响,好事随你想,愿你快乐地过好新年里的第一天, 钟声会把我最真、最诚的祝福,带给最可爱的你!


星星自己看吧,事情自己做吧。或许。这个世界就是假的


为什么会这样

造成这些,究竟真的是一句话的问题?还是人早已变了。凭什么,


我还有朋友吗?

我没有朋友。

我的朋友都离我而去。

她离开了、他也离我而去。

都散了吧。


该走地就要走,也不在乎。


孤独啊,寂寞啊,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是不是受不了老师,家长们的唠唠叨叨。在冻果果,发现与众不同的你。一定需要丰富的知识吗?NO !从生活中发现,有趣的事情,主流,漫画与二次元, 游戏,在这里讨论吧。让我们携手共进,让更多人认识我们。相信你有能力去做,你喜欢的事情,告诉所有人,你与众不同。

做自己想做的事。


什么时候我们能恢复如故?

多想让时光倒退三年

如果时光能倒流,我可以不要这座沙堡!和你的时光是永远补不回来。

如果真的能倒流,我就不应该好好学习,学习好又有什么用?每天郁闷的样子,不然傻傻的快乐。


还记得那本兔子小史吗,和那份明信片。


我的孤独是 想法太多。


梦见你了,我的老朋友。可是现在。

我有知己吗?都走吧。

我梦见我有女朋友,我们就我逃离莱西一中,我梦见我在梦中梦见这些。醒醒吧,不可能的。


总是幻想着一个小姐姐,喜欢一个人就喜欢她很长时间。要是有小姐姐的话一定会很认真很认真的。


我记得曾经说过,我有病,她也有病,什么病?神经病啊。要不然拿圆规自残。只是因为我的神经病从而导致了现在的局面。从来没有给一个人这么多,也从来没让一个人告诉我这么多


孤独吗?寂寞吗?究竟是如一股清流般的与众不同还是追不上“潮流”的不合群?是出淤泥而不染般的濯清涟而不妖还是过于死板?总而言之,路很长,是走下去背着很多人而驰还是 掉头换向!

星空很美,不是吗?可是,谁又想知道星空之上的奥秘呢?或许,有一天,我要去寻找太阳系的疆界,寻找宇宙的奥秘


#冻果果# 你,与众不同? 不信,来冻果果。告诉你,你是世界的唯一。


是否 记得 那个车长 小姐姐

祝我生日快乐!

大家带来麻烦

这可能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天文望远镜。期待。


我小学四年级的语文老师,是一个真正的好老师。她不仅叫我们课本知识,也启发我们阅读和懂得其他知识。一次周末,她布置的作业是男生给一个女生写信,女生给一个男生写信,并送达。于是那周末,我呕心沥血写了两张稿纸(估计是最多的了,很多人只写了几句开玩笑的话),给了我的女同桌。她的名字叫李**,比较难写,这是我第一次给女同学写信。。然而她写信给了一个爱哭的富家公子。后来老师还找我们俩谈论过此事。然后?没有然后了。


早上好!

愿意陪我。


可惜没人陪我过六一。迷你哆啦好可爱。

谁陪我出去玩


我不知道什么是该来的。因为我没有感受到她的到来。

春天花会谢。不信你问问那些家伙。说出来的话就跟吃了似的。

建设大青岛北部绿色崛起典范之城

车次变了,景色变了人变了,心不变。

抵制有偿补课,还教育一片蓝天

陪我看电影

我想你。说好的,我们一起旅行

世界这么大 我们陪你走。


我想有人和我一起看星空

主要是对自己做的网站很感兴趣,同时喜欢火车(包括动车组列车和地铁),对天文 学感兴趣,希望能够探索美丽的星空。

吗?

古树古树,保佑我找到小姐姐吧。这个世界太复杂,我们一起去火星吧


2.有人给你许过承诺吗?Yin Si Bao Hu


星空很美丽,仰望星空的孩子,很幸福,可我总感觉自己被星空抛弃。即既没有星空下所谓甜美的约定,有没有人一起分享。冥王星再遥远,也有卡戎相伴。而我,更喜欢小行星90377

如果有一个人,愿和我一起仰望星空,我愿为她上天摘星

17、今天我和她见面了,我主动亲她了。


哦。那就让发病会

不开心、

无助、。。庸俗的人不会感到孤独的时候,真正有想法的人早点扼杀

放回现实就是 随之彼此认识更多,她会和其他人疯闹,无节制。而我的亚马逊跑到镇江和醋去了

今天赵校长接见了我们!并提出支持与赞赏!

找到原因,慢慢来,会好的。如果我们是真正的同学或朋友,请点赞。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帮助我走出困境。其他人随意。真的,原因怎么找?怎么办?我需要帮助,告诉我怎么做。我已疯。不想看到她这样。

妈妈她告诉我你们这都是讨论,关键是,这个套路上关于自己作业!答案之书!笔袋(未完成)!呵呵。你们有本事。呵呵呵。

写作业写到晚上12点?哈哈哈哈没用的人趁早都滚!”我就知道我们会分到一个班,我们这么有缘,怎么不是同位呢?”对行,现在你们怎么不是同位呢。现在发现我好贱,f***,早干吗来。不是那会让我给你钱,每个星期给你发答案的时候了。最重要的一句,我随时像往常一样恭候。至于其它人?都滚吧。呵呵呵。


(曾经的)妈妈告诉我,他们这都是套路。

愿意陪我行走天涯、愿意做无聊但有意义的事情、谁愿意陪我去趟雷德蒙德。谁愿意改变?


不止一次去过这个城市,每次总是跟不同的人在一起,都是美好的回忆。可是又有谁,能够永远相伴?


此时此刻


有些事情,我坚信我有能力做到。可是,总有些阻碍,不是物质,而是要把想法给抹杀掉!可怕


带着希望的火种,不孤独。


有什么意义

我活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事实就是。我一无所有。

不让我活,那就死。不过到时候拉一块


愿我们能一起坚持梦想


昨天我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时候,我好想回到昨天去看一看我想回到昨天,


感觉下个月要废了,我能说我一点每预习吗。中考前一天晚上还在上网。但其实并没有多少吸引我的内容,只是现实世界是如此落寞。孤寂啊,一个暑假自己独处。 我想振作起来,却发现没有勇气去面对。


世界上根本没有这种人,她永远存在于我的脑海。。

缺个小姐姐


或许,由于某些原因,我做错了一些事。

或许,由于某些原因我们渐渐疏远。

但是,我始终愿意帮你解决,和你分享每一件事

在他人眼里我真的不重要。哪怕是最渺小的一点。

但是,我不希望所有人如此。

只是,还有一个这样的伙伴。

现在,我不希望如此。

哪怕有最后一个时机。

我想和你一起。

共度好时光。

姑且忘记这些吧。

我真的很在意你。


晚安。我永远会在那片星空下,等你。

希望明天会好。



第二章:Falling Snow

♪ 如无特别说明,本章节的BGMdeadmau5 – The Veldt


♪ secret crates – 《Springtime Stroll_Westminster Quarters =Ⓣɪᴍᴇ ➋ Ⓜᴇᴇᴛ》

火红的朝阳带来了新的一天,缤纷的朝霞蕴蓄着新的希望。

今天上午,我看到一个男孩蹲在墙角下哭泣。

我走到前去,蹲下来问他:“小哥哥,你怎么了?”

他泣不成声道:“?不关你的事!!!”,并用力的挠了我一下。

我只好离开。

临近中午。

在我回家的时候(途径一片沙滩),我看到了一个男孩,手里拿着一把铲子,想要将他旁边的一个(算得上是)很精美的沙堡铲除。

喂!

鉴于不忍心,我喊道。

嗯?

他注意到了我。

“洛雪,你怎么过来了?”

“我正准备回家呢。韦震,你这是在干什么?

人全走了,留着这个也没用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能不能跟我简单说说?

就是邢辰(你可能认识他),他大概一个月前突然说要解散我们,然后就没有下文了(没说这个沙堡是拆还是搬走),我这不就想拆掉它嘛;但我又有点舍不得,毕竟这个沙堡有我的辛勤劳动,拆了实在是可惜,你就说我该怎么办吧?!”

“我建议你找一找你的朋友,把他们剧集起来开一个‘小会’讨论。

Seens great. 我晚上准备一下材料,明天你也得来啊。”

“那当然~

另外,你有见到过邢辰吗?最后一次我看到他时他哭的稀里哗啦的。”

“我今天在某个角落里看到过一个哭的很厉害的男孩。

那估计就是他了,你过去安慰一下他?”

“我试过了,他打了我一下,你看我腿上还有他的痕迹呢。

哎……”

那,先886”

“bye

吃完饭后,

我打算再看看那个男孩。

他依旧在那个角落,抱着自己的腿,以泪洗面。

我问道:“今天上午,我遇到了韦震,他说。我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很关心你的。”

他的情绪变得稳定了一些,他说:

没人陪我。

我前几天看了我表妹,看了一上午……她很乖……

(说到这里他又开始哭起来了)

过了几分钟,他的情绪稳定下来了。这时,邢辰拿出一张杂志上撕下来的页面,上书《NASA开放火星游览》:

我要去火星了。……

Thanks anyway.


次日。

韦震带来了约十多人(其中有几位因为“某些原因”没能来)和一套幻灯片,我则带来了邢辰(因为他完全不想去)和露露(我的一个朋友)。

人到齐后,韦震开始讲述他们的经历和现在的难处。

在他讲的过程中,我发现有的人在打哈欠,估计是觉得很无聊吧;甚至露露直接打起了瞌睡。

当然,我也觉得他讲的有点无聊,无聊之处不在于内容,而是在于他几乎没停下来说话过,我也明白他心里有很多话想说出来。

在他讲完后,有一位着浅灰色上衣和深灰色格子裙的女孩儿说:“我可以给你们一些建议哦。”(她不是邀请来的,她好像是在开会的过程中来到这里的)

韦震对她说:“嗯,您可以上台来讲。”

她走上台前,说:

(清嗓子),说一些个人想法,也不一定客观,但是我觉得交流总比不交流好,全当“集思广益”吧。

——此处省略1500字——

想到的就这么多,希望对你们有帮助。

我说完了。(鞠躬?)

最后,我叫刘奈,我有兴趣加入你们。?

话毕,韦震鼓掌并赞同(和认可)刘奈的想法。

会后,韦震接近我,说:

这次真是……唉,气氛冷爆(除了那个“刘奈”,也只有她提出了一些宝贵意见),人们也不踊跃参与,我回去尝试总结一下吧……估计下周再开一次会。”

“嗯……我大概明白原因,想听吗?

说吧。”

“就是:你在发言时几乎没有给观众提问的空间。

(他想了想)嗯……确实。我只顾着把我心里想说的说出来了,下次我写个稿子,顺便再招募更多的人来。诶,你能帮我招募一下吗?”

“其实我今天就带来了一位(也就是打瞌睡的那位),下次我尽量,Bonne journée.


l o k a ! – 《[无法辨认]》

隔日。(余5天)

我又看见邢辰了(和另一个男同学一起,貌似他们在聊天),他背着银色的双肩背包、黑色上衣(上面有一个◢◤的标记)、牛仔裤、眼镜,“面带微笑”地和我打招呼:

你好,洛雪。”

“?Hi! 别来无恙啊??

然后他的笑容瞬间消失(就像情绪失控一般),对他旁边的同学说:“我失陪一下”,并快步离开。留下那位同学“一脸茫然”

“他怎么了?”

“据说他得了抑郁症(他曾把药盒带来了一次),也有人说他有‘精神病’……”他小声说道。

“那么他这样大概多长时间了?”

“他这样已经有个几年了,大概3年。嗯。”

“他在学校里表现如何?”

“他在学校里呀……表现还算正常(也就是和其他同学比有一点异常),沉默寡言(一直都是)特别内向,

就是他的书桌有点脏……好像桌子上还刻了一些字(我没细看)”

go to hell

I wish you can jump off from the bridge

You should not be born!

“那么,晚上你有时间吗?”

“有,我大概能在10点写完作业。”

“那么我在海边等你,沙堡附近。”

“我想问你一旦跟他有关的事情。”


海边的月夜是美丽幽静的,耳畔只能听到“哗哗”的海浪声;微风轻拂脸面,使人感到轻松愉快。

我坐在沙堡的墙角下,微微靠在沙堡的墙壁,等着他来。

……

他坐在我的身边。

“我来了。”

哗……哗……

“(深呼吸)嗯……感觉很神清气爽……”

“那么,为什么要约我出来?不会只是看海边这么简单吧?”

“咱们开门见山:能不能和我多说说有关他(元星辰)的事情?因为我觉得白天不方便。”

“呃……可以。我应该从哪里说起?”

“嗯。他在学校里,有没有人欺负他?(因为我看他像是那种‘很好欺负’但人。)”

“有啊,因为他不爱说话还特别内向,所以就有人认为他是一个‘软柿子’,就捉弄他,比如抢他的东西、故意撕掉他的作业、给他起外号,比如‘害人精’、‘彪子’等等。以上这些行为他都‘忍气吞声’(甚至一滴眼泪都没掉);

我记得最狠的一次是他在食堂吃午饭,有几个人直接上来把他的餐盘掀翻了,并一边拿着他的餐盘打他 一边骂他(根据骂的内容来看,他(邢辰)貌似是‘惹到了’他们(加害者),但鉴于他们一直‘无理取闹’……),周围没人敢拉架(因为这帮人(加害者)是无差别欺负所有人,据说他们曾经打骂过老师、参与多次打架事件等等,坏事干尽)。最后有个长得挺高的男同学浇了一瓶混合液体(闻起来像臭豆腐和辣椒)。他们闹完后有人接近他问他‘你没事吧?’,他却说:‘对不起,我没事,谢谢。’并默默地离开了食堂。

影响之大,学校甚至直接开除了那几位参与欺凌的人,但后来好像是他们的家长直接把学校告上法庭,结果学校败诉,那几个学生又回来了。并且他在那次事件之后,变得更‘内向’了。”

“唉……太惨了。”

“那么他有喜欢的人吗?”

“他‘暗恋’着另一个班的女孩(大概两年有余),曾经一同写过几次作业,并于暑假和她‘旅游’过;后来他写了封情书(用了两张纸,估摸着有2000字),结果那个女孩用了一种很委婉的方式拒绝了他。刚开始他没读懂她的意思,后来我告诉他 她的意思之后,他的表现就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但没有很明显的表现出来,只是他的眼睛湿润了),随后他只跟我说一句:“对不起。”,就径直走开了,我当时还以为他是去洗手间或回家了(当时临近中午放学),就没多想。

在我踏出校门时我突然想起来:他很有可能会做傻事,于是我撒腿就跑回教学楼,每层楼都看了一下,也去了他所在的教师,都不见他的踪影,最后到了楼顶,发现他坐在空调外机后面(多亏楼顶四周有防护网,不然就有大事发生了),以泪洗面……;

到现在,他依旧想‘要一个“小姐姐”陪伴他’……”

“嗯……他有朋友吗?”

“据我所知,他自己认为的‘朋友’(在他嘴里说出这个词的时候,我感觉他在指‘密友’或‘知音’之类的)只有一个,他喜欢在沙滩和他(邢辰)堆沙堡;另外他的人脉不算太差,却整天吵吵自己‘特别孤独’,甚至他还用’冥王星’比喻自己(后来他认为‘赛德娜’就是他的现状);”

“我们‘小聚’的时候,他有时会提到其他学校的‘校园欺凌的受害者(因为某种原因,比如不堪忍受)而自杀’的事情,我甚至感觉到他有点向往那些‘受害者’(只是一点点),也有时他会说说他自己的心里话;他说的最多的几句话是‘他很累’、‘他很孤独(每次说到这一点时他的眼睛会湿润,但他还强忍着泪水)’和‘他想要小姐姐’,完美的毁掉‘小聚’的气氛(本来气氛很欢乐,他一说话就瞬间冷场)。”

“那么他有看心理医生之类的吗?”

“有,每次学校休息日时(比如周末)都会去看,他回来之后,我们都感觉到他乐观了一点,但之后(最短一天)又恢复原样了。”

“他真的孤独吗?”

“只是他觉得他‘孤独’。我们主动找他出去玩,他几乎都回绝;倒是他找我们主动出去(比如看电影)时,他都专挑我们抽不出身的时间(比如我在写作业、或和别人有约),但还是有那么几个答应和他一起出去的。”

“那么,你还有什么想了解的吗?”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23:12。

“嗯……我想了解的都了解到了,另外时间也不早了。那么,我就先回去了(你也快点回家睡觉吧),祝你晚安。”

对了,请问您贵姓?

免贵姓周。


一个人,挺好的。星空只属于我一人。

2019年6月23日


Athletics – Affliction

今天,我举行了一次“深夜谈话”;如果你不知道这是什么,那么请允许我介绍一下:

这个活动是多个人围成一圈,中心是一个篝火(或者露营用的LED灯,更环保,但没有取暖效果)。每个人都可以在这活动里敞开心扉,言心所想。当然,每次我举办都很成功,因为我算是个“气氛调动者”(至少别人是这么叫我的)。

这次,我邀请了邢辰、露露、韦震,共4人。不在野外郊区,而是在咖啡厅里。邢辰看起来还是和平常一样,萎靡不振。

谈话从21:00开始。

露露:你好啊?好久不见!

邢辰:你好。(如机器人一般的回应)

露露:各位有恢复沙堡的计划吗,以及发扬光大?

邢辰:我个人没有。

韦震:我有一个“讨论稿”,各位可围绕它进行探讨。

露露:我觉得坚持过后见到的阳光可以驱散失落时候的阴霾

韦震:that’s right

露露:当你真的用心去做,而且战胜了困难,你就会看到成功的美好,也会变得坚强,其他人会看到你的坚强。但是他们看到的坚强只会在你成功过后再去回味你的过往,品读到这种坚强,并产生对坚强者的好感;但是,如果这个过程中放弃了,你将失去一切,并且坠落在阴霾中。

邢辰没有用的。

露露:支持你的人会失望,反对你的人会窃喜,你想这样吗?

韦震:(我确定你不想!)

露露:不想证明给他们看吗?成为一个坚强的人,实现梦想。

邢辰有支持我的人吗?

韦震:当然有支持你的人!比如我。

邢辰我周围没有。这就足够了。

露露:你自己,洛雪,还有我以及这里的所有人!

邢辰没用了。

露露:你做出结果了周围的人会看到的。他们会觉得这是有出息的。

邢辰但是,他们不会真正关心我(他在否定)

露露:你要知道一味伤心不会有好结果;你要用坚强感动别人,怎么感动别人——

邢辰:有一个人,她说愿意支持我的,可是她走了

韦震:不代表天就这样塌下来了!

露露:那是暂时的。你要是足够坚强,让她看到坚强勇敢,她必定会支持你!没有人会喜欢一个阴霾中的人,你要知道。就像一个内向的人和外向的人,谁更招人喜欢?

我:世界上人这么多,你要证明你是最独一无二的那个。

韦震:就如你最初所想的一样。

韦震:你当时想要做什么?是想“要证明你是最独一无二的那个人”?

邢辰:谢谢。

邢辰:不过她骗了我。这已经足够了。没人会支持的。至少,身边的人这样。

我:这里的人支持你!

韦震:在你眼里,天已经塌下来了?那我告诉你,天还没塌下来!

露露:马云最开始,一个中国人都不支持吧?还不是个日本人支持就成功了?

邢辰但是……

韦震:但是啥?

邢辰:马云有自己的团队吧?

露露:马云最开始一个人单干,中国人没人支持他,一个日本人给他支持;你是周围没人支持,马云是一个国家没人支持;但是后来,马云成功了一点,一些人中国人看到了,人们越来越多支持他;但是如果他真的放弃了,他现在什么样子?你现在就是在日本人那个环节,我们就是那个角色;关键看你自己想不想成功,让更多人,所有人支持你。

邢辰:谢谢你。

露露:希望你好好想想;一切都不晚。

我:且任何时间都不算晚

露露:世界还很年轻,看你何时出发探寻。

邢辰但是……客观条件不允许

露露:比如?

韦震:比如?

邢辰:社会提供的客观条件是实现人生价值的前提。比如:你们这些支持我的人;(哽咽)……咋办?最后不还得我解决!

露露:我们能提供一些帮助——

我:So don’t worry。

露露:并且我们还有一些简单的安保措施等等——

我:So you don’t need to worry about attacks, too.

露露:客观问题基本不是问题。

邢辰对不起,我不相信人类了。(他找不到可以否定的地方了)

我:只是因为曾经有人欺骗了你?

邢辰对。

韦震:那么,那些欺骗了你的人占『你从出生到现在认识的人』的百分之几?有10%?5%?还是更少?

我:我相信大多数人还是诚实的!

露露:你应该对得起自己和朋友,坚强给自己看和朋友看!

邢辰No(这一个No,代表了很多含义:既没有朋友、也拒绝朋友、也在否定我们所说的话、也在否定一切)

邢辰:朋友。

我:why not?

韦震:Why not try to be friends with others I believe that others will accept you frankly.

邢辰:谢谢。

邢辰:只要我和她还是朋友,那样一切好办——

我:我确定你们应该还是朋友关系,只是她可能近期没有空闲时间。

邢辰:——如果不是了,那我离开世界。

全场人(除了邢辰)都倒吸了一口气!

韦震:YOU DON’T NEED TO DO THIS!!!

我:如果不是朋友了,你还可以找下一个朋友啊!!!

邢辰:但是她跟她母亲说我晚上“都在微信上找她”;当然她没回我,她说她最近没上qq,于是我被认定打扰别人;可是如果她觉得我打扰她,完全可以直接跟我说……

我:你知道吗?你在说“那我离开世界”的时候,我的心率立刻上升了20到40下!我特别担心你!

邢辰:(特别平静的说)别担心的。

我:我为啥不担心?

我:YOU DON’T NEED TO DO THIS!

我:我相信,你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呼喊:“我还不想这么早离开世界!”

我:我希望你活下去。我希望你想活下去。

邢辰谢谢。

我:真的。我真希望你想活下去。真的。我现在在哭。(不用在这里说谢谢,这是我该做的。)

邢辰不要担心我了,好吗?谢谢你。

我:为什么我们不担心你?我真的很在乎你!虽然你可能没感觉到,但我真的很在乎你!

邢辰:我明白,谢谢。我相信!

我:(不用在这里说谢谢,这是我该做的)

邢辰嗯呢。

露露:坚强,你还有我们,我们都是你的后盾!

会后,邢辰止不住泪水,但他一生不吭,只是流着泪。

那晚,我做了一个噩梦(也是我第一次做噩梦):

我梦到邢辰在悬崖边上站着(几乎要掉下去!),而我离他有十几步的距离。一切都是灰色的,且及其压抑。

当我即将接近他时,他,掉了下去。他主动掉了下去。

待我到达悬崖边上时,我,看到了他。周围都是。且,那个画面里,只有带有颜色。

我瞬时泪如雨下。

这时,有人扶住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是我的一位亲人(外观很模糊,但我还是能认出来,她是我的亲人之一),她只说了一句话:“管闲事,落不是”。

然后,她,把我,推下悬崖。

咔嚓。我的背着地。随后是我的腿,和我的头。

我的头垂到了左侧。

我的左侧,就是邢辰。

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我醒不来。

我看到邢辰的喉咙在动,但他就是说不出来哪怕一个音节。我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他,很孤独,很想要一个朋友。他,也很想要来自别人的肯定。他,想要自由。

可是一切都完了,都结束了。

我,感受到了,心碎

然后我就醒了。之后我没有继续睡觉。我害怕那个梦继续下去。


我们约定的星星,没有了

2019年7月14日


matador – [ raw cuts ] 006

我靠坐在床上,望向窗外,看着夜色逐渐被朝阳替代。

他说的那句话还在我的耳边萦绕。

只要我和她还是朋友,那样一切好办——

——如果不是了,那我离开世界。

“快来吃早饭!”

妈妈在楼下叫我。可是我没有胃口。

蹬蹬蹬蹬

TA上楼了。

嘎吱~~

我的父亲打开我的房门,看到我在床上坐着。

Mick Gordon – BFG Division

“你昨晚***上哪了?你是不是整晚都跟你们那帮人玩了?算了,赶紧滚下来再说”

我跟着他下楼。

我的母亲拿着菜刀,极具权威的站在灶台的前面。

“你昨天上哪里去了?”

“我昨天……”

我非常害怕她。我的父母一直很严厉,经常被骂,挨打倒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但是今天……

“……去了咖啡厅。”

“是不是又和你的狐朋狗友在一起胡吃海喝去了?老娘告诉你啥来着?”她拿着菜刀指向我。

“你叫我不要和他们打交道,但我不是……”

“不是啥?”我的父亲呵斥。

未等我开口,她又说:

“那群人都是疯子!!!”

另外她也是一个极度“自我中心”但人,在她眼里,全世界的人都是“异类”。

“你没有理解他们!他们之中——”

她握紧菜刀,做出“准备攻击”的姿势。

“还是有好人的——”

她直接“突击”,但我见机夺走了她的菜刀。

可没成想,我父亲又把我手上的刀夺回来了,同时砍到了我的左小臂。

极度的痛苦,像是现实狠狠的给了我一巴掌。

我立刻逃出了家,并用我的上衣的下摆简单的包扎止血。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我现在必须去医院……


不知不觉的,我又走在沙滩上。

而接下来的一幕,让我大跌眼镜(只是一个形容,我不戴眼镜):

邢辰拿着铁锹,正在铲除那个沙堡。

我上前阻止,却被一把推开。

沙子钻进了我的伤口,我强忍着痛苦站起来,再次尝试阻止他。

我扑倒了他。

我感觉我有了脑震荡。(应该没有吧……)

我失去了一般人所理解的”意识”……我无法反抗。


Mick Gordon – Tower Ascension

好像这个梦从来都没有停下来过一样。

现在的我,遍体鳞伤。

突然,他们的行动也暂停了。他们在困惑。

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以牙还牙

我使尽全身力气,终于从床的左侧翻落。

可下面不是地面。


Mick Gordon – Rip & Tear

经过了我不知道多长时间的坠落后,我重重的摔在地上。但是不疼。

我身上的伤口也消失了。

这里一片空白,又一片混乱。

可是,我动不了…

我好困……


Avicii/Joe Janiak – Bad Reputation

待我再次睁开眼睛时,我发现我躺在医院病床上,在我右边的人是露露,摸着我的手。我的左前臂打了绷带,左手手指还暂时动不了。

我问她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她说:

“我在沙滩上看到了你,并注意到了你手臂上的伤,我以为你自尽了,但伤口处有包扎……总之 我就把你送到了医院;医疗费我出。所以你手臂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呢?”

“简而言之,我被我的家长砍伤了。具体原因我不想讨论。”

“唉……”


一周多一点后。

我的左臂完全恢复了,但是伤疤还在。


暑假到了。

我现在能看到邢辰每天都在沙滩(有时还会在海边)跑步。 It’s a good thing.


第二点五章:Beyond Sedna


Marshmello – Alone

Warning:This section is not suitable for who are easily disturbed.

Some quote:

“I wanted to write down exactly what I felt but somehow the paper stayed empty and I could not have described it any better.”

“我想写下我的感受,但不知何故,这张纸仍然是空的,我无法更好地描述它。”

“No matter how bad things are right now.
No matter how stuck you feel.
No matter how many days you’ve spent crying and wishing things were different.
No matter how hopeless and depressed you feel.
I promise you that you won’t feel this way forever.
Keep going.”

“不管现在的情况有多糟。 不管你感觉有多困。 不管你哭了多少天,希望事情不是这样的。 无论你感到多么绝望和沮丧。 我保证你永远不会有这种感觉。 继续前行。”

“Just because you think you’re worthless doesn’t make it true.”

“仅仅因为你认为自己毫无价值,并不能使它成为事实。”


第三章:The Big Crunch


傻乎乎的要去借快乐,然而快乐是借不到的,只有自己的快乐才是真的幸福。你相信我会把星空临摹下来吗?真的吗。是的呢。你看那颗星星,她的名字叫做……她的名字叫做啥我也不知道。你笑了呢。

星空依然是这样子的,几乎没有改变。只是,暗淡了许多。

因为一个人,已经不精彩。还能回去吗?哪怕有哆啦A梦的时光机,也不能(挽回)了。或许有谎言:8080要更好。

月光淡淡,星光灿灿。星空很美,仰望星空的小孩很幸福。我还要去太空,要去追求永无止境。

2019年7月22日


我躲在阴暗的角落,前面就是明媚的阳光,但我没有勇气向前走去,因为我怕刚走出去,就会有阴霾出现,遮挡住阳光,让我再次陷入黑暗之中。


♪ 4分33秒

我要想不开早死了。

+什么情况?!

+你一定要想开点!!

家人、

朋友,

有啥用?

//我在拒绝一切。

+给你支持!

//这世上还有信任吗?

+朋友就像我们,

@没错,我们!(当然包括你)

+支持你鼓励你!

//还有人关心我吗?

//我想被人关心!我想要“知音”!我希望有人能主动关注我!而不是用我的死来换。

没有“

(至少)达到三个人了

再说“

+朋友不在于多,在于真的对你好

真的吗?

有一些人也是这样说的 //但TA骗了我,所以我就不再信任任何人

+你仔细想想就可以判断真假了

嗯。

//他们在说什么,我早已不关心。

+你看我和[数据删除]一直鼓励你。

+还有其他人,虽然看上去他们似乎对你不好,但是换一个角度,他们本心不坏,没人是想害你

+想开点就会找到快乐

对啊

他们不想伤害我

只是不想理我

+“不理你” 你就应该证明自己

+变成“他们 不配 你去理”

&虽然我是个路人,距离你们的地理位置很远,但我想说当初认识这个沙堡时我真的很激动,因为原来真有人把我童年时不敢做的梦实现了,现在你们相比同龄孩子真的很优秀了,所以在你们经历磨难时只要挺过来一定会收获更多。我也不是一个很善于表达的人,但我想说即使相隔千里,也总会有关心你的人。但首先我们要相信这个世界,相信爱。

谢谢

可是你们离我好远好远

@我们近在咫尺,就在这里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有一个小姐姐也是这样说的

可是被我搞砸了

@你没有做错任何事

//我在自责吗?我还是想道歉?

@,你没有做错任何事

@我希望你想活下去!

谢了。

//其实我根本没看。我也懒得看了。


♪ Avicii – Without You

不管失去了多少,都要有在阳光下笑的明媚的勇气。

上午,咖啡厅。

邢辰又将自己的朋友(现在的和曾经的)聚在了一起。

每个人的手里都有一杯饮料,或咖啡或果汁或水。每个人都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让TA们来这里。

在经过3分钟的寂静后,他说话了:

“各位,你还记得我吗?”

言毕,依旧鸦雀无声。

这次感觉好像更加寂静了。

每个人都在看着邢辰,上下打量,在自己的记忆里搜索。

甚至旁边的服务员也觉得奇怪,过来问我们:“一切还好吗?”

我回应到:“还好。”

他提到他将会在近期举行一个“天文聚会”,他说:

近些天我将举办一个免费的天文聚会。带领大家通过星特朗望远镜观测星空,讲解星空知识,更有精美礼品免费送(包含自己设计的明信片等)。欢迎报名,更有特邀嘉宾:我的天文学老师和部分学生家长(虽然我不想让TA们来,但TA们希望自己的家长来)。欢迎报名。

人们的话匣子终于被打开了,纷纷报名。

殊不知,这次将会是我们最后一次会面。

当人们还“沉浸”在“几天后就可以跟着邢辰一起看星星”的“喜悦”中时,邢辰发言了:

 

66

我现在要崩溃了的样子。一个人大喊大叫对我说滚。

还记得当初我解散团队的时候,我说:『我想过正常的生活。很平淡但很快乐的那种。
有一个小姐姐,每天晚上陪我回家;我很快乐,并且不希望参与沙堡的事情了』。

一周前,我出去旅游了。我无心看风景,它们都是黑白的。

没人陪我。

直到现在。

没有了一切。

后天,

我们做最后的道别吧。

带上你们的回忆,让我们永远离开。

或许以后,

能相聚。

99

我看到他的眼圈湿润了,泪滴顺着面颊流了下来。

 

当我独自坐公交车回家的时候,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这是他的选择,我无法干涉。

 


后天。

邢辰带领我们来到了天文馆。

在聚会结束时,邢辰给了我们所有人(20多人)一封信(手写的!),信的内容是:

尊敬的(前)沙堡建造者/参与者:

你们好。

 

时光飞逝,转眼间3年过去了。作为这个沙堡的创始人和建造者之一,我依然还记得。在3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创造了这个作品,当时无非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心愿。后来,我想到“只靠我一个人是没法堆出更大更好的沙堡”。在想到了这个点子之后,我就遇到了韦震。在他的帮助下,这个沙堡逐渐完善起来,并有了今天的样子。

我想感谢为这个作品付出贡献、支持我的梦想、和我一起努力的每一个人。正是你们的鼓励和贡献 激励着我不断前行,我依然怀念与你们共事的时光。它是一段不可多得的回忆。现在,你们或许已经离开,或许对它厌倦,甚至与它为敌。但是我们毕竟曾经属于一个团队,努力过、奋斗过。

两年前,我们(的作品和团队)初具规模,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我们获得了媒体的报道,也吸引到了一些人。但好景不长,由于升学等原因,团队的初创成员大都已经离开,有的人甚至很少与我联系(即使TA曾是我的朋友/密友)。后来,我们几度更替,遭受巨大挫折,包括去年夏天时我们遭受了目前而言最严重的恶意攻击,但我和韦震依旧坚持了下去,从未放弃过。今年年初时我还提出了“沙堡3.0”计划,预计近期上线,但后来因为人手不足(和时间有限等原因)草草了之。

说真的,我不是一个很好的领导者。除了韦震和我,以及以露露为代表的“外援”“合作伙伴”以外,你们都(默认自己)已经离开了这个团队。很多人没有理由,甚至没有一声通知!对于这种情况,我真的很难过。我尊重每一个人的选择,并且深知(一切)已经无法逆转。就在最近,曾经的团队主力之一(我就不说谁了),居然反过来攻击我们!这是赤裸裸的背叛,我(和韦震)甚至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付出了努力去把事情做好,但有时候,(现实)终究会是这样的。我现在已经没有精力去维护这个作品了。剩下的只有消亡。三年的努力我不甘心就此结束,但是又无可奈何。现实就是如此。

曾经,你们是这个团队的一员,是我的好友,我希望你不要漠视这封信。我希望能够得到你的回复。

最后,我感谢各位的支持和鼓励,感谢我们在一起的岁月,我在这里祝愿:总有一天你会实现自己的梦想。

我希望我们之间会存在着某种联系,或是怀念,或是回忆。虽然阁下与这个沙堡没有关系了,但您依旧与我有关!哪怕这座沙堡彻底消失,我们依旧会是朋友!

此致
敬礼

邢辰

沙堡的创始人和参与者,一个普通人

己亥年大暑

 

我注意到了韦震和露露的信纸的背面写了一句话:

生活明朗,万物可爱;人间值得,未来可期。

 

 


有你,就有星星,就有梦想。 一但没有了你,就没有了星空,也没有了希望。

2019年7月22日


,但愿会好起来

2016年12月2日


终章:The Big Bang


.

LegendMonster – 《Fade (管弦乐版)》

一点五年后。

.

我在新闻网站上看到了“第一艘火星飞船即将起飞”,文末附了一个直播频道。我点进去了。

.

在我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我(早)已知道,我无法挽回这一切。这是他的选择,我无法干涉。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邢辰所在的飞船上。

任务简报:那颗星星不在星图上:

下一任务:寻找太阳系的疆界。


我是孤独的自己。看着熟悉的人渐渐远去。却无可奈何。

2017年10月2日


后记

都是一些记忆的碎片。


♪ C418 – The End

90377 Sedna

我最喜欢的一颗星星。

你认为这颗星和你一样?

是的。

近日点 75AU ,远日点 937AU

公转周期 11400 年

很远,很冷。


其实很感谢你,真的从高一上学期开始到今天也认识了大半年了,刚认识你时,就感觉你跟其他同学有些不一样,你有他们所没有的闪光点,但不那么自信,他们将自己的光芒显露,而你默默埋藏在心底,后来相处久了,知道了你对于天文方面非常喜欢,而且非常精通,夜空是很神秘的,它没有边际,深邃而美丽。

在其他同学们不那么理解你的时候,你对于他们的不和谐的声音充耳不闻,因为你只是真的爱星空,不因曲解而改变初衷,不因冷落而怀疑信念,这是我很钦佩的执着你是是探索星空,追求梦想路上的独行者。之前我对星空不了解,现在也不很了解,但是很喜欢。只是肤浅的喜欢,但我愿意听你去描述星空,去了解未知的遥远的神秘的远方。

你要更自信一些,更坚定的去追梦,我相信我们会有机会一起看星辰大海,未来的事交给未来,我们现在要脚踏实地,亦要仰望星空。

——[数据删除]


那些扬言要陪你走完一生的人,总是走到半途就不见了。
大概人们就是这样,毫无征兆的说爱你,然后又悄无声息地离开。

然而并不是的,是我放弃了这些,谢谢你。


66

I know we both shared a past
我知道我们有共同的经历
Of regrets and scars
关于遗憾 关于伤痕
But we can leave it behind
但我们可以抛下它
And just run away far
只管跑得远远的
We’ll let the moon and the stars
我们会让星月
Show us where we are tonight
告诉我们今夜所处何方

99


世界上所有的惊喜和好运,都是你累积的人品和善良。希望善良的你,总会在某一时刻得到命运的馈赠。


没有人可以回到过去重新开始,但谁都可以从现在开始,书写一个全然不同的结局。


最大的悲剧不是自己什么都不懂,而是你发现,周围的人除了自己以外都不懂。


带着希望的火种,不孤独。


不要对这个世界总抱有那么大的恶意,其实很多人他们也对你没有那么坏,只是你看他们的角度不那么友好,所以感觉世界与你为敌,当你转变角度,多用一些善良的美好的眼光看世界,同时(用大家能接受的方式去)试着与大家交流,我们这个大集体,一定愿意去容纳你。

现在我们都还小,不要想那么多,最简单的感情就是同学情,而同学情会更长久。保持距离把握尺度学会包容,这世界本就没有那么黑暗。你也是人类。别自己去孤立自己,星空属于大家也属于你。

愿你所到之处,遍地阳光,愿你梦的远方,温暖为向。

对梦想应该执着,但不要太执拗,也别忘了初心,有时我们不是为了争输赢而争取什么东西,而是为了自己最心底的最纯粹的信仰,那个一定要/是善良的可爱的东西。

它可能不那么亮,但于你而言,却熠熠闪光,足矣支撑你去为之追求达到一个更好的自己,它能使你付出甘之如饴,所得归于欢喜。

你热爱的星星,会指引你前行,但让它不再纯粹。

——[数据删除]


沙堡已经毁掉了,TA离开了我,而我离开了这里。

基金会_文件_服务器_错误(20661) :意外文件结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