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学是一门历史非常悠久的学科。从人类文明诞生之起,天文学便随之产生。深邃的星空激发了先民们对天地万物的探索,同时也将天文学应用于生产生活的实践中。到了近现代,天文学逐渐成为一门系统的科学,研究方法越来越完善,知识结构越来越健全,而我们对宇宙的了解也更加深刻。在未来,天文学也定将指引着我们前进的道路,向更深更广阔的的领域进发。

天文学与我们的过去:天与人的集合 对未知的渴求

  当古希腊的牧羊人奔跑在伯伦奔尼撒半岛的广阔原野,他抬头仰望星空,描绘着一个个动人的神话;当中国古代王朝的占卜师面临国家的重大抉择,他抬头仰望星空,仿佛得到了神的启迪;当文人雅士们于星空下或伤感别离,或忧国忧民,或聚集欢唱,他们抬头仰望,发出对宇宙对国家对人生的怅惘。

古代的人们喜欢把星空赋予一种神秘色彩。美索不达米亚的占星学家通过星座来划分天空,中国的星象家让天上的星星对照上大地上的不同区域,形成了三垣四象二十八宿。天文学与宗教、历法、神话传说相结合,与人们的生活密切相关。既强调实用性,又不乏一种浪漫。对于这种现象我认为,虽然先民们不能从科学的角度解释这一切现象的发生,但是这种对星空的原始崇拜成为了推动人们探索世间真理的重要动力。

中国古代很早就进行天文观测,中国古代的天文学延绵不断。早在夏朝,就有专门负责天文观测的官员,历朝历代都有专门观测天空的机构,将天文变化与国家命运紧密相连;商朝的甲骨文中已经有了观测日食、月食和星辰的记载;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天文观测越来越完善,据说甘德用肉眼就观测到了木星的卫星,同时他也和石申共同创作了世界上迄今为止最古老最完整的星图;此后每个时代,天文学都有着新的突破。当然,总体而言,中国古代的天文观测是重现象而轻分析的,没有从科学的角度考虑这一切是怎么产生,没有构建比较合理的天体运动模型;虽然发明了浑天仪、简仪等相对先进的观测设备,但是缺少天文望远镜的帮助,观测范围尤其是对太阳系内行星的及其卫星观测具有较大的局限性。但无论如何,这都是先人们留给我们的一笔宝贵财富。

人们对未知的向往是与生俱来的。屈原曾写过《天问》一篇,“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 · · · ·圜则九重,孰营度之?· · · · · ·女岐无合,夫焉取九子?”是啊!远古开始之时,谁将此态流传导引?天地尚未成形之前,又从哪里得以产生?天的体制传为九重。有谁曾去环绕量度?神女女岐没有配偶,她有如何得到九个儿子?就自然,就历史,就社会,向上天接连发问,成为“千古万古至奇之作”。唐代张若虚也在《春江花月夜中》问到“江上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世间万物变化无常,又有什么是永恒的真理?

天文学与我们的过去,既构成了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元素,也激发了我们永无止境的探索。

天文学与我们的现在:科学的不断进步 疆域的不断扩展

文艺复兴运动逐渐使人们挣脱宗教的枷锁,近代自然科学随之扬帆起航。思想得到解放的人们不再满足于“世界是神创造”无稽之谈,他们渴望通过科学理性自由的方法探究世界的本源,寻找新的疆界。哥白尼,伽利略,牛顿,爱因斯坦· · · · · ·一批批科学大家纷涌而出,铸造了科学的高楼大厦。

天文学成为了一门真正的科学,天文教育得到了普及,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投入到天文探索中,为寻求真理而奔走呼号。如果说古代的天文学更具有玄幻色彩,那么现在的天文学则是更加理性。最初的我们只是观测天文现象,想要从中得到所谓的警示与忠告,哪怕对太阳系的结构都不甚了解。而现在的我们相信科学的力量,更加清晰地了解了我们所在的宇宙。天文学拥有了更广阔的的天地,许多天文爱好者们都满怀赤子之情,享受天文,热爱天文。

太阳系的疆界在不断拓展。由于条件所限,古代的人们只观测到了金木水火土五颗行星(当然还有地球,但是当时人们并不知道地球本质上和它们是一样的)。下一个转折点来自天王星的发现,英国天文学家家弗里德里希·威廉·赫歇尔在1781年3月13日夜晚10点到11点之间发现了一个新的天体,起初他认为这是一颗彗星,后来经过其他天文学家的确认,才发现这是一颗行星!几千年来太阳系的疆界终于扩展了。另外一颗行星海王星是一颗“被算出来的行星“,天文学家们发现天王星的轨道总是偏离”应有路线“,于是预言了新行星的存在。1846年9月,天文学家用望远镜在推算出的轨道上看到了当时尚未发现的新行星,这就是海王星(找到海王星的人是德国的伽勒,而推算轨道的人是法国的勒威耶,但是英国的亚当斯也声称推算除了结果)。然而海王星的发现并不能完整解决天王星带来的问题,科学家们认为海王星外还有一颗行星,于是天文学家们都在尽力寻找这颗海王星之外的位置天体,渴望得到新的伟大发现。最终冥王星成为了第九大行星。再后来人们在冥王星外侧发现了更多天体,对柯伊伯带和奥尔特星云的研究越来越丰富,人们纠正了把冥王星看做一颗行星的错误,太阳系的疆界向更远处进发。

天文学的研究领域越来越丰富。我们不仅发射探测器甚至载人航天探索太阳系的行星和卫星,研究它们的来源,构成与环境;我们也在向更广阔的的深空进军。通过对系外行星的扫描,我们希望寻找一个类似于地球的宜居环境,寻找外星文明的踪迹;通过对暗物质的探测,我们希望知道宇宙的真实构成;通过接收来自太空深处遥远讯息,我们想要知道宇宙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天文学与我们的现在,是我们现在的构成,也将是我们的未来。

天文学与我们的未来  诗与远方

天文学不会是无聊的乏味的,而是充满诗情画意的。遨游于星空之下,探寻未知的角落,寻觅历史的踪迹,终有一天,大喊一声“Eureka(我明白了!)”

天文学将有助于我们解答著名的人生三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自然界创造了我们,那又是谁创造了宇宙?我们源自何方?宇宙存在的终极目的是什么?无穷的疆界究竟在哪里?或许我们永远无法得到永恒的整理,但是我们必然会离它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笔者只能算是一个天文爱好者,只能算是入门水平,对天文学缺乏更加深入的了解。现代天文学的背后,空间物理学功不可没。对宇宙天文的探索,需要我们共同参与。

笔者现在在西北大学文化遗产专业学习考古学,是一名大一新生。我觉得,考古学和天文学一样,是一门追溯过往,面向未来的科学。考古学不仅能弥补人类历史的空白,更将推动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可以解答“我们要去往何方”的问题。也希望有机会,我能将考古与天文结合起来。我也将不断提升自己,为让我们的世界更美好贡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