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在机场等到回家的航班。航班可能有延误,所以有机会想说一下。

其实这么长时间,我确实做错了好多事情。我虽然想把事情变好,但事情有时候却事如其反。我内心是很真诚的,但是我可能不知道如何和大家交往。

我的目的也不是很多。就是想融入到这个班集体中,让大家认可我,接受我,让曾经觉得我好的人继续和我交往。但是这一个过程中,我却不能正确处理人际交往中存在的问题。我还是很怀念怕我曾经举办观星活动,编写超越子瞻的时候,那时候我能集合很多人。亦或者是疫情回来以后和张家硕,姜悦等人紧邻的时候,这也是我最快活的一段日子。必须承认的是,我的想法很不成熟,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盲目地想让大家都关注我,和我交往。

这一段时间,我见证了很多人的离开。虽然后期关系有所缓和,但是破镜重圆已经不可能了。他们有很多人都是我想要真心对待,长期交往的。刘宇盛我不能再亲切地叫他盛盛了,张键郅应该比较讨厌我了,而姜悦,恐怕也很难再委托我办一些事情了。有的人我看得特别重要,愿意尽一切努力去帮助她。其实也就是说喜欢她。以前在旁边看着她就觉得特别漂亮美若天仙的那种。有时候我就是想能一直保持一种比较好的关系,除此之外也没有多想什么。但是我情商太低了,总是自以为是,以至于中间出了一段不好的事情。现在想挽回都很困难了。从来不是这样的料,确实一个多情善感的种子。无论对谁,都是这样。

当然,这其中也很多人帮助过我,鼓励过我。既有我的现在或者是以前关系不错的人,特别是董恬,于源,吕雅轩,张家硕等等,甚至是姜悦。他们都曾支持过我,告诉过我很多。这里要特别感谢董恬,是她愿意一直接受我,陪伴我。当然也有单纯很善良的人,比如郑小凤。其实包括所有同学以及班主任都很关心我,包容我。这些人,我都很感谢。

有很多时候,我可能总是沉迷在自己的想法之中,自以为是,不会和大家正常交往。其实有时候我想法也很奇特的,就像以前姜悦同学开玩笑说我脑子里很多水,或者是张键郅说我“自成一类人”一样。其实我也特别羡慕某些人,能够融入到大家,周围也有很多朋友。不过,不同的人终究是有不同的个性的,不是一类人也不可能强求在一起。未来我会做好自己的事情。在剩下的不多的时间里,也希望大家回想帮助,共同努力。未来大家会奔赴不同的城市,会遇到不同的人,恐怕很难见面了。我也会选择一个自己喜欢有价值的事情去做,也希望能找到和我真正志同道合的人,还有梦寐以求的小姐姐。

以上,于宁波栎社国际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