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是人们广为流传的一首唐代诗了,记得去年刚学它的时候就被它的意境所折服,特别是其中的几句话成为脍炙人口的名句,让人印象深刻。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这几句话体现的正是诗人对天地万物,时光消逝,人生苍茫的感叹。这几句话成为了整篇诗最闪耀的地方,也深深地引起了我的感想。

说起来,江月与我们班一个同学的名字谐音。以前我们学这篇课文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提到过她。就像美好的事物总被人追求一样,对苍茫宇宙,对万物,对人生的感叹,也是自古以来,无论中外的文人墨客亦或者是科学大师所感慨,抒发,或者是研究的。我们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得到真正的答案,可到最终,依然迷雾重重。最近可能闲的没事干吧,把我好久以来一直思考的几个问题写下来。

可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我说的内容有些古怪,纯碎胡思乱想。但是,这只是我的疑惑吧。

万物本源

我们可以把物质的组成分成微观粒子,在科学的范围内,我们可以把它们控制在一个很小的尺度,但是我们始终无法得知,归根到底,它们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的宇宙当中。

宇宙的起源或许源于140亿年前的大爆炸,然后我们通过科学的理论推算出银河系怎么形成,太阳系怎么形成,地球怎么形成,地球又是怎样的。可是这一切究竟是如何产生的?又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的宇宙当中?我们的宇宙不会是凭空变出来的吧?是在主导这一切呢,创造自然的法则。或许不是上帝,但……也不一定吧。

刘慈欣在小说《朝闻道》中,难倒高级文明的终极一问就是“宇宙的目的是什么”。是啊,宇宙的目的是什么?他是怎么产生的?他有是为什么而存在?我们搞不明白,以后也不一定明白。即使我们认识了我们周围的区域,刨根问底,总得有个头啊。

我记得,小时候我和妈妈上楼梯,在昏暗的灯光下,我就在思考这个问题了。那时候我上小学二年级左右吧,看了一些关于天文的科普书籍,就在想,宇宙之外又有什么呢?又有什么创造了它呢?回过头来,这些与实际生活完全不相关的东西,又何必去多思考呢。

人是能够认识自然的,但这种认识真的是无限的吗?万物的本源,究竟是什么,又该如何去解答。

物质与意识

马克思主义哲学告诉我们,物质决定意识。同时,人具有主观能动性,意识对物质具有反作用。

物质与意识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我觉得,肯定是不能用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可以概括。我们可以想象出各种各样的事物,甚至是我们没有去过的世界,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但是我们却无法完全认识到周边世界的一切,有许多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小到传统的“风水迷信“,大到刚才所讲到的”万物的本源”。

我们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思维,我们的想法又是怎样运作的,我们又去怎样反应我们所接触到的东西。意识是一个奇妙的东西,他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种可能,甚至我们有时会把它当作自我的寄托,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比我我,特别渴望一个小姐姐)。

我曾经写过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如何证明“我就是我”。每个人的区别不单单是DNA中脱氧核糖核酸的排列组合,而是因为我们是想法完全不同,有自己观点的个体。如果没有了独立的思想,我们肯定就不是原来的自己了。可是,这一切又是为什么?我们又应该用什么来证明自己的独特性,唯一性。

我们该怎样去认识世界,世界又怎样影响我们的认识,我们如何保持意识的独立性,这也是个问题吗?

存在和探索

人类存在的价值是什么?如果只是为了生存,为了交配来繁衍后代,那么我们和其他动物的区别又是什么?我们有完整的思想,有探索的精神,有合作,有集体意识,有理性。但是不可避免的,我们身上也有野蛮的思想——陷害,冲突,甚至杀戮(从战争和酷刑中就可以看来),可以说,我们是矛盾的。这就是我们的存在的方式。

在知乎上看到了一个问题“狗知不知道自己是狗”,反过来,我们知不知道自己是“人”呢?或者,我们只是自认为自己是“人”罢了。在动画电影《哆啦A梦·大雄的创世日记》中,来自“人类世界”的小学生都有机会亲手创造一个宇宙,一种文明,把他们作为观测记录的对象。看起来只是哈哈一笑,但是想一想又有几分恐怖。这或许,又为我们的存在增添了几份可能。

但即使这样,我们智人也一直未能放弃探索这个世界。古代人们观测星空,把个人甚至是国家命运与自然天象联系在一起;现在我们观测星星,渴望去寻找更多的自然规律,发现我们未能见到的新事物。大航海时代,人们探索具有大无畏的精神,而在航天时代,即使遭受了数次苦难,许多航天员的牺牲,我们也从未放弃过!

探索精神是人与生俱来拥有的,包括人们对于新生物的好奇。正式这种精神,创造了丰富的人类文明,激励一代又一代人类探索星辰大海。


以上是我的思考(瞎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