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一个学生,
他很认真好学,
疫情期间,他一直用钉钉学习,
作业认真完成,
上课认真听讲,
早上天未量就起来,
晚上半夜也不休息,
一周上七天,
从来不娱乐。
后来,
他死了。
怎么死的?
猝死的。
然后呢?
他被埋了。
再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


从前又有一个学生,
他并非不热爱学习,
只是拥有自己的个性,
不愿变得与众人一样。
疫情期间,
他反感过多得压力,
不希望每天被束缚在电脑桌前,
可是学校与家长却在强迫他。
后来,
他死了。
怎么死的?
自杀的。
然后呢?
他被埋了。
再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