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果果 2017-12-03

文 图/ 冻果果全媒体“记者” 项晖

阅读能提高个人的素质与修养,当阅读的风尚传播到整座城市,这座城市充满了人文的气息。青岛是一座闻名的沿海城市,有着别有韵致人文景观和绚丽多姿的自然风光。“红瓦绿树,碧海蓝天”是对它风光最精彩的写照。萧红, 萧军,鲁迅,老舍,康有为······这些文人政客在青岛留下了一道道深远的痕迹。笔者通过互联网了解到在青岛的几名初中生建立“小Q共享书屋”供市民借阅的故事,因此想实地了解一下信息,探寻一下现在的状况。


什么是“小Q共享书屋”呢?

大约10月10日左右,青岛市本地的各家媒体先后报道了青岛四名初中生建立“小Q共享书屋”的新闻。来自青岛26中的徐彤羽、单炜宁,青岛7中的矫昀潼和青岛实验初中的王博正四名同学突发奇想,在八大关公主楼,中山公园樱花大道等人流密集的景点附近建立了5处共享书屋。这些书屋并没有上锁,可供市民免费借阅,拿取。小志愿者们希望将书带回家的读者,下次可以再带回一本书以作交换,“带走一本,留下一本”,共同分享阅读。

这4名初中生自信地说,“青岛是文明之城和爱心城市,有微尘等很多爱心品牌,我们市民的素质没的说。我们也想作为志愿者,在我们的学校、社区定期募捐旧书,按时来为书屋补充能量。 ”

以下是部分网站对他们事迹的报道。(图片来自半岛网)


探访“小Q书屋”的现状

笔者对此很感兴趣。同样是青少年的我们也想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青少年沉迷于网络游戏太多,而忽视了阅读带来的乐趣。现代人生活的快节奏,能够静下心来阅读的少之又少,随着手机的普遍,读书的时间越来越少,小Q书屋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刚方便的阅读,更是对我们素质的信任与考验。初中生有如此高的社会责任感不免让我们点赞,

由于不知道5处书屋的具体位置,我从网上的图片中找到了三个书屋的大概位置。它们分别是位于八大关公主楼的一座,和位于中山公园内的两座。

这些书屋的新闻是10月初发布在媒体上的,我是在12月2日去的,不知道这段时间内会有什么变化。

公主楼的书屋:空荡荡,已上锁

笔者的第一站是前往位于八大关的公主楼。据说此楼是当时驻青岛丹麦总领事为丹麦公主建筑的别墅,准备丹麦公主来青岛避暑时居住,实际上丹麦公主并没有来过,但“公主楼”的名字却传开了。

乘坐地铁从青岛地铁三号线“太平角公园站”出站,还要走相当一部分路程。八大关里的欧式建筑,不免让人感触岁月沧桑。

来到公主楼前,环顾一周,没有发现书屋的身影。莫非是在景区里面吗?笔者带着好奇的疑惑,买了张7.5元的学生票,进入了景区。

刚到景区门口,引入眼帘的就是“小Q共享书屋了”。也许是意料之中,见到的共享书屋已经空空荡荡,而且上了锁。这与报道中说“是没有锁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旁有小朋友试着打开箱子,当然,他是打不开的。

不知道书屋里的书都去那里了呢?书屋又为什么要上锁?

中山公园的书屋:一处近空,一处不知所踪

告别八大关的“小Q共享书屋”,笔者来到了位于中山公园的共享书屋。由于缺乏路标提示,我通过网络上的图片辨别地点。以下是来自青报网的图片。

来到如图所示的现场,笔者发现书屋还在,并且可以打开,然而里面只剩下一本书了,这与书屋建立者提倡的“拿走一本,带来一本”有很大的差距。由于天气已经渐冷,游人稀少,很少有人注意到书屋。但是也不乏带孩童的家长和孩子一起驻足观看的。

笔者试图寻找另一处已知的共享书屋。跑遍了整个公园,却依然没有找到,然而一个小亭子引起了笔者的注意。这个亭子和网络上的图片十分相似,唯一缺少的就是共享书屋了。然而对比环境发现,图片上的位置似乎就在这里。

( 上图/青报网的报道图片)

书屋去哪里呢?笔者没有找到,只是在亭子的不远处找到了一堆土,位置就是在本应书屋的位置。有很大的可能,这就是书屋的“遗迹”。然而书屋到底去了哪里呢?是因为天气影响而倒下。还是公园管理方的清理,或者是某市民私自占为己有?我不知道,然而,空挡的土地上,它确实不在那里。

希望“小Q书屋”坚持下去

我回到了在中山公园找到的第一个书屋,我把我背包里的10余本书全部放在了里面,并附上了我的联系方式。希望我们两个青少年公益团体能够取得联系。太阳下山了,5处书屋我找到了3处,却只有这一处“存活”了下来。希望它不会沦落成另外两座书屋的地步。但愿,它会坚持下去。


反思:为什么会成为如此的地步

小志愿者们自信地说,“我们相信青岛市民的素质。同时,我们也会在学校、社区定期募捐旧书,按时来为书屋补充能量。”

然而事实上,究竟有多少人按照规矩来呢?

我认为,共享书屋是对城市居民文化素质的一种信任,同时也是一种考验,然而我们为什么要交上一份这样的“答卷”。

最近几年,中国公民的素质被很多网友和外国友人“吐槽”。在“一带一路”,“中国高铁”等赢到国际声望的同时,“高铁列车上打人”“节日过后天安门广场一篇垃圾”“共享单车失窃”“日本疯抢马桶垫”却屡屡发生。难道,我们不应该对外展现出我们文明有礼貌,道德修养很高的表现吗?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然而,为他人想一想,为这个社会想一想真的就这么难吗?

其次,教育的忽视。现在从小学到高中,很多学校都以学业为重为由取消了一切所谓与“学习”无关的活动,哪怕这是教育部门不允许做的。莱西某老师甚至直接说“素质教育没有用的。”素质教育没有体现,教育的缺乏使现在的青少年满口脏话,沉迷于网络游戏,交友当中。有志团体因为“影响学业”为由收到打压,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成为了没有思想的“机器”。然而,这么做,真的对吗?

提高居民素质,从关心下一代开始

为此,我们不免要想想,我们以后该怎么做。这个书屋的建立者是青少年,是一群初中学生。他们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虽然可能很多人对此无视。

如果这种事情得到提倡,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和他们一样愿意献身到公益事业中,我们的未来是不是会成为另外一番局面呢?在此,希望社会各界能够对此表示肯定,并加强青少年的素质教育,真正的开展社会实践活动。

笔者位于青岛市莱西市,是青岛北部的一座小县城。同时也希望有志向的青少年和我一起,为这座城市贡献一份力量。一起建设大青岛北部绿色崛起的典范之城(官方口号说起来好别扭。)

最后的书屋


相关阅读

青岛初中生打造”共享书屋”:带走一本 留下一本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半岛客户端

四位发起人与书屋合影。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郝园园

5日上午,在中山公园、八大关的几处人流熙攘的景点周围,几座木制的小书屋吸引了不少游客和市民驻足观看,“青岛也有‘共享书屋’了”、“我带两本书回家,下次从家里带两本放进来”……记者在现场观察到,小书屋深受大家喜爱。

初中生打造“小Q共享书屋”

5日上午,记者在现场看到了正在忙碌的共享小书屋的4位发起人,来自青岛26中的徐彤羽、单炜宁,青岛7中的矫昀潼和青岛实验初中的王博正同学。“暑假我家搬家的时候,我发现有很多看过的书,都被妈妈打包放进了储藏间。我觉得太可惜了,应该让更多的人看到它。”王博正告诉记者,他和好朋友们一商量,大家就有了制作小木屋,把各自闲置的书放进来和大家一起分享的创意。“书屋起名叫‘小Q共享书屋’,一是因为这是青岛的‘青’字的首字母,二是取了3个Q打头的英文单词,用来传播我们的阅读理念quiet(安静)、quick(快速)、quality(品质)。”矫昀潼和徐彤羽同学向记者介绍道。“为了突出青岛特色,我们自己设计、制作了公主楼造型的‘小Q共享书屋’,刚摆到这里,它就成了小网红。”单炜宁同学向记者介绍说。而他们的同学、朋友也都加入到书屋的维护和图书的捐赠中来,成为了共享书屋的小志愿者。

带走一本,留下一本

据了解,此次一共在中山公园樱花大道以及八大关公主楼附近投放了5处不同造型的“小Q共享书屋”,书屋有邮箱大小,玻璃门用小栓子扣上,但并没有上锁,每一个书屋内能放置二三十本书,供游客和市民随意取阅,甚至可以带回家,但希望将书带回家的读者,下次可以再带回一本书以作交换,“带走一本,留下一本”,共同分享阅读。

当天上午,“小Q共享书屋”迎来了第一批书和首批阅读者。“小志愿者很细心地用小卡片做了书籍介绍,我看了才知道,原来萧红和萧军也在青岛生活过。我们是奔着红瓦绿树来的,但现在,更喜欢青岛的人文了。”来自西安的游客李先生告诉记者。“这样既实现了旧书的循环利用,更重要的是传递了一种低碳环保、循环利用的理念,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带着小孙子来中山公园游玩的刘大爷细心地为小孙子挑了一本《声律启蒙》带回家,临走时他还不忘向小志愿者们许诺,“我下个星期也给你们带几本书过来”。


同样有责任心的青少年也有哦。比如

初中生自建专属交流网站 帮助青少年摆脱网瘾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半岛客户端

团队成员们

半岛全媒体记者  李云天 

很多青少年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却没有一个固定的“圈子”来交流讨论自己的兴趣爱好,因此山东省莱西市第七中学的几位志同道合的学生利用课余时间,自己创立了一个网站,给有共同兴趣爱好的青少年建立一个良好的交流平台,关注青少年沉迷于网络现象,帮助青少年摆脱网瘾健康成长。

从兴趣到实践,成长在继续

冻果果是一个由青少年建立的青少年交流社区,网站的建立源于创始人项晖对计算机的热忱,“从小学开始,我就对计算机特别感兴趣,当别人只懂得用计算机玩网络游戏的时候,我却已经开始自己为电脑安装系统,利用课余时间,我了解到了很多知识。六年级的时候,我自己制作的动画获得了老师的好评,七年级的时候,我对于计算机的梦想得到了老师的赞扬。”项晖讲述道,“当我浏览了这么多网站,发现几乎没有一个专门为青少年建立的站点。甚至是一些崇尚科学的网站也没有深入到青少年之中,绝大多数青少年沉迷于网络游戏。”

2016年7月末网站正式运行,到2017年初,网站不断地改版,不断地删除重置,毁了不知道多少的用户数据,但是这些少年们也在不断成长,不断去了解青少年。直到遇到了MineJohn一个来自黑龙江青少年的网友,他帮助改进了网站,现在已经是网站的管理员。

网站的管理者全是青少年

冻果果的主要管理成员项晖、王怿帆、徐一凡、臧承祚、李翼飞、王植、MineJohn,他们的年龄都在13-19岁之间,朝气蓬勃,奋发向上。怀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和一颗成长的心,用尚未摆脱幼稚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该网站面向青少年,关注青少年的学习与生活,以青少年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网站为非盈利性质,任何青少年都可以加入。主要关注青少年沉迷网络现象,鼓励青少年的兴趣爱好。在网络游戏盛行的今天,过多的青少年沉迷于网络游戏而酿成悲剧。

项晖说起网络对青少年的缺陷,“网络上很少有专门面向青少年的网站,而专门为青少年宣传科学与知识的几乎没有。我们发现青少年大多沉寂在网络游戏里,而剩下的青少年也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网络交流平台;很多青少年拥有自己的大胆想法,却因为不被家长和老师接受或没有同样的人而苦恼。我们创建网站就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的。”

有志少年赢得赞扬

2017年5月,崭新的冻果果团队逐渐赢得认可。莱西七中赵树斌校长对冻果果团队表示支持,并不断鼓励他们继续前行。

不仅如此,莱西市委相关领导在得知此事之后,也特地写信对他们给予肯定,“你们在学习之余建立了一个网站,向同学们传播科技知识等有益内容,反映了你们对科技的探索,对知识的热爱,对公益的热忱,让我感到非常欣慰,祝你们的网站越办越好! ”


全文终。